N 新闻资讯 News center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2020 认证机构发展报告》发布
[2021-10-18]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突袭我国,进而给全球经济秩序造成重大冲击和影响。在抗击新冠疫情的伟大斗争中,认证机构坚决响应党中央号召,与全国人民站在一起,竭尽全力抗击疫情、复工复产。认证工作流动性强、服务范围广,抗击疫情有着难度大、任务重的特殊性。全国认证机构在完成了抗击疫情任务的同时,持续不断地为认证组织提供服务;特别是积极主动为抗疫物资生产企业提供认证服务,为抗疫物资在全球范围内的正常流通,服务全球抗疫事业做出了独特的贡献。同时,认证机构也实现了自身良好发展,2020年认证行业继续保持了高速增长。实践证明,认证行业是一支保证经济正常运行的重要力量,为我国抗击疫情大局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中国认证认可协会通过一系列的数据指标完成了2020年认证机构发展的展示凝练,我们希望,这些数据能够如实记录所有认证机构在大疫之年的付出和努力,提振行业发展的信心,使认证工作行稳致远。同时,我们也希望通过这些数据和分析,为每个认证机构提供对比自身发展的参照坐标,在实践中自我调整、自我规范,更加理清自身发展的方向和目标,实现认证行业的共同发展。


2020认证机构发展报告

中国认证认可协会通过对认证机构发展数据的收集分析,通过对认证机构发展特性指标的客观分析,如实反映我国认证机构2020年的发展状况,形成了本报告,本报告的数据截至2020年12月底。

一、2020 年我国认证机构的基本状况

截至2020年底,我国认证机构总数为724家,比上年度增加128家,平均每月增加10余家。认证机构颁发各类有效认证证书276.8万张,较上年增长24.3%,涉及获证组织78.8万家,仍然保持了较高发展速度。其中,强制性产品认证证书408124张,较上年减少24.51%;工业产品自愿性认证证书739179张,较上年增长12.71%。主要原因是强制性产品认证制度改革,产品目录压缩,也有部分强制性产品认证证书转为自愿性产品认证证书。管理体系认证证书1474081张,较上年增加13.07%,继续保持高速发展势头。服务认证证书总量达到39237张,增长率为9.09%,增长速度明显放缓,其主要原因应当是新冠疫情对服务业冲击较大。认证机构业务收入约2812161.2万元,名义统计数据明显上升,主要是因为一些新获得认证机构资质的机构还不能将认证业务收入与其他收入进行了明显区分。

按照认证证书数量对认证机构的规模进行分层分析,发证情况见下表。

按照认证证书数量对认证机构的规模进行分层分析图如下:

运用上述数据,进行认证证书集中度分析,10000张证书以上52家认证机构证书数量合计为2003172张,占证书总量的72.36%;5000张证书以上的91家认证机构证书数量合计为2275704张,占证书总量的82.2%。与2019年相比,市场集中度缓慢下降,下降数在2%-4%之间,新的认证机构在逐步扩大市场空间。

在产品同质化现象严重、竞争较为激烈的管理体系认证领域,共有503家认证机构颁发了证书,较上年认证机构数量增加89家。不同认证证书数量对应的认证机构数量见下表:

按照管理体系认证证书数量对认证机构的规模进行分层分析图如下:

运用上述数据,进行管理体系认证证书集中度分析,10000张证书以上40家认证机构证书数量合计为846562张,占证书总量的57.43%;5000张证书以上的71家认证机构证书数量合计为1054247张,占证书总量的71.52%。与2019年相比,市场集中度下降在2-4%之间,新的认证机构数量增加明显,但市场空间增加不明显。

在强制性产品认证领域,有28家认证机构发放证书,证书总量408124张。其中CQC证书总量为291984张,占71.54%,居于主导地位。其他不同认证证书数量对应的认证机构数量见下表:

在工业自愿性产品认证领域,共有162家认证机构发放了证书,证书总量739179张。其中CQC证书总量为292506张,占39.57%,居于领先地位。工业自愿性产品认证领域受技术背景、行业历史影响力、政策支持等因素影响,集中度更高、门槛更清晰,新进入的认证机构开拓市场难度更大。其他不同认证证书数量对应的认证机构数量见下表:

在服务认证领域,共有312家认证机构发放了证书,证书总量39237张,单个认证机构的发证数量均在5000张以下。不同认证证书数量对应的认证机构数量见下表:

在食品农产品认证领域,共有129家认证机构发放了证书,证书总量107739张。不同认证证书数量对应的认证机构数量见下表:

从认证机构业务收入看,不同业务收入数量对应的认证机构数量见下表:

运用上述数据,进行认证收入集中度分析,业务收入在1亿元以上的44家认证机构业务收入合计2205270.5万元,占到总收入的78.42%;业务收入在5000万元以上的76家认证机构业务收入合计2447689.4万元;占到总收入的87.04%。

近3年注册证书及注册认证人员数量变化情况,见下表:

从上表可以看出,2018、2019年度新增注册证书数量分别是15839、22246张,2020年新增证书数量为9817张,增长数量明显放缓。其主要原因是主要是受考试制度改革和疫情影响考试实施的双重影响,在认证组织数量、证书数量持续增长的情况下,必然造成认证人员不足的情况。在注册证书总量中,实际不能提供有效服务的实习证书约在16-19%之间,实际影响了认证人员供给数量。但从现有认证人员可以提供的最大人日数,与获证组织所需要的最小人日数估计,认证人员总体上是可以满足需求且有一定盈余的。认证人员的短缺主要是结构性短缺。截止2020年底,注册认证人员持有有效注册证书数量153132张,注册人员与证书比例达到1:2.03,较上年的1:2.00有微弱增长,因部分确认人员未计入注册人员,实际增长比例要高于这一数据,一人多能和又专又能的整体考量,需要行业进一步合理掌握尺度。

“双随机、一公开”监管为基本手段、以重点监管为补充、以信用监管为基础的新型监管机制持续发挥作用。2020年度“双随机、一公开”对于自愿性管理体系、服务认证机构进行监督,8家存在严重问题、10家存在较严重问题,移交执法稽查部门依法依规处理;对17家存在一般问题的机构下达了行政告诫书或限期整改通知书; 通过“信用中国”查询2020年度认证机构列入的处罚信息,共计66条,较2019年度增长23条,减少遗漏程序、虚假审核问题仍有零散发生。

高新企业认定企业明显增长,机构持续进行研究开发与技术成果转化,形成企业核心自主知识产权, 2020年度高新企业认定机构累计163家,2019年同期为78家,增长超过1倍,知识产权涉及的专利、软件著作权也有了较大提升,有效专利10914项,拥有软件著作权6966项。高新企业发放证书总量1825333,占总证书发放量的65.96%。

机构通过认可数量逐年增长,截止2020年底,通过认可的机构仍然集中在245家机构中,其中通过CNAS认可机构203家,持有其他认可资质机构41家230项。10家认证机构参与国际组织或在国际组织中任职,共计64项。未经过认可的机构共计499家,占机构总量的69%,发放证书400782张,占证书总发放量的14.47%。未经认可的机构数量多,证书占比不大,但因在各类的监管过程中问题相对高发,影响社会对于认证认可行业的观感,是“双随机、一公开”和重点领域监督的主要对象。

二、认证质量评价结果及分析

认证质量评价指标包括抽查不合格、注册认证人员充分率、专职认证人员充分率、良好审核案例入围数4个指标,本年度质量评价指标做了必要调整,暂时取消客户投诉率的指标要求。其中抽查不合格为负面警示指标,其余3项为正向质量指标,注册认证人员充分率、专职注册认证人员充分率为人力资源保证指标,良好认证审核案例入围数为提升要求指标。

从2020年国家认监委自愿性认证“双随机、一公开”监督检查情况来看,随机抽取了40家认证机构。抽查主要以问题为导向,结合对认证机构风险等级和随机抽查、行政处罚、投诉举报、失信名录以及大数据分析等信息聚焦行业问题,通过完善监管手段,实施了分类监管,纠正了行业违规行为,有力震慑了认证领域违法行为,切实提高了监管效能。

检查中,发现涉嫌存在违法违规问题的18家认证机构,其中8家存在严重问题、10家存在较严重问题,移交执法稽查部门依法依规处理;对17家存在一般问题的机构下达了行政告诫书或限期整改通知书;3家机构未发现问题;另有2家机构依法注销。涉嫌违法违规的主要问题包括,认证机构多次未按要求实施现场审核;伪造认证档案;冒名顶替;多次严重减少现场审核时间;现场审核遗漏重要过程;未覆盖关键场所;多个认证项目审核组不具备专业技术能力或相应资格;多个认证项目未做认证决定颁发认证证书等问题。

注册认证人员充分率即级别以上注册认证人员数与有效证书数的比值。认证证书数量少于500张,注册认证人员少于100人,运行不满3年的机构不参加排名;724家认证机构参与排序,行业平均水平为认证人员数/认证证书数比值为0.0275,比值越高说明机构人力资源越充分,排名靠前。该指标2017年为0.07816,2018年为0.0507,2019年为0.0201,一直在大幅度下降。从行业分析,新设立认证机构数量快速增加,占用了大量注册认证人员,发证数量又很少,增加了原有认证机构注册认证人员的工作强度。

专职注册认证人员充分率即级别以上专职注册认证人员数和有效证书数的比值。认证证书数量少于500张,运行不满3年的机构不参加排名。724家认证机构参与排序,行业平均水平为专职人员数/认证证书数为0.0116,比值越高说明机构专职人力资源越充分,排名靠前。

注册认证人员充分率和专职注册认证人员充分率这两项指标较2017年均有不同程度降低,表明机构总数从2017年底402家增加到2020年底724家新增300多家的情况下,行业总体注册认证人员并没有同步增长,反而是在部分机构中更多的注册认证人员身兼多个认证领域,专业横跨数个广泛领域,这不仅会影响到认证机构在专、精方面的能力提升,还可能会成为部分机构可持续发展的潜在问题。认证机构人力资源的充分与否是认证质量的重要保障,虽然其不能作为是否满足合理要求的直接判定依据,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反映相对优劣的对比参考。认证人员的队伍建设对任何一家健康发展的机构而言,都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永恒主题。

良好认证审核案例入围能够反映出一个认证机构追求质量提升、不断提高认证供给水平的意愿和能力。中国认证认可协会已连续举办12次良好认证审核案例评议交流活动,近5年共有53家认证机构案例入围,可见参与活动的机构数量与机构总体数量相比明显偏低,未来拓展空间巨大。此外,当前推荐、交流的良好案例主要集中在管理体系认证、质量提升、产品认证等领域,今年新增小微企业质量提升行动、疫情下审核思考与实践等方面内容。良好认证审核案例交流活动已成为我国认证认可行业技术交流的一个重要平台,通过行业对认证过程中经验做法和认证成效的交流,不仅能够对外向社会展示认证认可的重要作用和价值,对内促进认证机构、特别是认证审核人员认证能力和水平的提升,还可以通过行业的持续引领、鼓励和正面引导,在机构和行业中形成良好的技术研究氛围,促进认证供给稳步提升。大部分认证机构,以及近年来新批准的一些认证机构,有必要逐步加强这方面的工作开展,切实把追求能力提升和认证质量提升的工作落到实践中来。

认证质量评价结果领先和抽查负面问题突出的认证机构名单见附件一。


三、创新评价结果及分析

对创新的评价设定了认证类别(认证业务种类)数量、承担或参与政府部门(认证认可行业相关管理部门)的科研项目数量、主持/参与编制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团体标准或地方标准)数量、专利授权数量、核心期刊(认证认可专业期刊)杂志上发表论文的数量等5个评价指标。创新能力反映了认证行业发展的潜力,是发现优秀认证机构的重要指标。

认证类别(认证业务种类)针对所有认证机构进行评价,不同认证类别数量对应的认证机构数量见下表:

一般来说,认证类别在20种以上的认证机构具备较强的认证领域开发能力;在10-19种之间的认证机构具备较强的跟随开发能力,在4-9种之间的认证机构具备较弱的跟随开发能力;在3种以下基本不具备认证领域开发能力,这些机构一般是常规的管理体系认证机构和单一的产品认证机构。

数据表明,2020年认证机构中认证类别在20种以上具备较强认证领域开发能力的认证机构为2020年20家,在10-19种之间的认证机构具备较强的跟随开发能力, 2020年54家,在4-9中之间2020年198家,在3种以下2020年452家。由于认证领域统计口径调整,相关历史数据缺少可比性。

在开展自愿性认证的机构中,拥有不同认证规则数量所对应的认证机构数量见下表:

拥有认证规则最多的机构为1115种,认证规则数量在100种以上认证机构具备较强的认证项目研发能力,认证规则在30-99种之间的认证机构具备跟随研发能力,认证规则在10-29种之间的认证机构具备较弱的跟随研发能力,认证规则在9种以下的认证机构基本不具备自主研发的能力。

数据表明,拥有认证规则100种以上的机构由2019年的25家增加到2020年的34家,30-99种之间的机构由2019年的57家增加到2020年的79家。认证研发创新能力较强的认证机构数量从2019年82家增加到2020年113家,其他机构处于跟随者行列。

在承担科研项目方面,724家认证机构中有44家机构报送更新了2020年承担或参与政府部门(认证认可行业相关管理部门)的科研项目数据,承担项目最多的51项。见下表:

在参与标准编制方面,主持/参与编制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团体标准或地方标准)的认证机构2020年的100家,总计825项。主持/参与标准数量超过标准数量最多达到80项。见下表:

2020年度,在所有承担标准制修订工作的认证机构中,共有42家机构参与国家标准,74家机构参与团体标准。随着标准化工作的深化改革,团体标准逐渐被市场广泛接受,认证机构参与团体标准制修订工作的数量逐渐提升。

专利授权数量方面,拥有专利的认证机构2020年154家,认证机构共计获得专利10924件,软件著作权6966件,具体分布见下表:

期刊发表论文方面,共有39家认证机构报送了2020年核心期刊、认证认可专业期刊杂志(认证认可专业期刊)上发表论文数量共计512篇篇,比2019年的440篇有所增加。论文数量超过10篇的认证机构共计12家,论文发表数量最多达到404篇,最多机构136篇。

近三年,认证机构论文发表年度累计数据见下表:

这四个方面的数据表明,承担或参与政府部门(认证认可行业相关管理部门)的科研项目数量由2019年的63家变为2020年的44家,降低30%;主持/参与编制的国标(行业标准、团体标准或地方标准)的数量由2019年的111家变为2020年的100家,降低10%;专利授权数量由2019年的217家变为2020年的154家,降低29%;核心期刊(认证认可专业期刊)发表论文数量增加16%,认证机构数量由2019年78家减少为2020年39家,降低50%。

2020年度,认证机构在知识创新、知识积累方面更加集中,认证机构在科研项目、标准制定、专利授权、发表论文方面是创新能力提升的一个重要表现。

高质量发展提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认证机构创新要素的提升最终反映到认证供给的创新,也反映出认证机构创新意愿比较强烈,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强化机构和行业创新能力,助力高质量发展需要。

目前724家认证机构,创新各项指标占比分布,认证机构认证类别创新能力较强的74家占10.2%,认证规则开发能力较强的34家占4.7%,能够承担科研项目的机构44家占6%,参与标准编制100家占13.8%,拥有专利的认证机构154家占21.2%,期刊发表论文39家占5.3%,很明显,创新仍然是认证机构的一个短板,相比认证作为高新技术服务业的发展要求,绝大部分认证机构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都不能适应。

创新评价结果领先的认证机构排名见附件二。

四、社会责任评价结果及分析

社会责任设定了公益项目数量、公益项目投入人均数额两项评价指标。

在724家机构中,有42家认证机构提供了公益项目数量和公益项目投入人均数额的数据。

公益项目人均投入数据仅作为相对性对比数据,在已开展公益项目的42家认证机构中,公益项目投入的人均数额从26.31元到9328元不等,其中有19家认证机构人均数额超过千元。所开展的公益项目主要涉及参与政府及社会,或自发组织的爱心扶贫、绿色低碳定点帮扶、大学生实践基地建设、抗击疫情献爱心捐款捐物等形式,从行业发展来看,认证机构应坚持长期、有计划地结合行业技术服务特性,积极开展或参与社会公益活动,主动承担并履行社会责任,这是认证行业更好发挥传递信任,服务发展的本质要求,也是提升认证社会普遍认同感、信任度和满意度,促进社会有关各方采信认证结果的需要,是建立行业公信力的重要保障,认证行业内的大部分机构还应努力强化社会责任意识,积极履行社会责任,助力认证行业高质量发展。

社会责任评价结果领先的认证机构排名见附件三。


五、信誉评价结果及分析

信誉评价设定了认证证书转出率、注册认证人员转出率、市场监管(税务)系统内企业诚信评价信息等3个评价指标。由于中国认证认可协会对认证证书转换、注册认证人员转换均进行了严格的自律管理,所以这2个指标数据完整且覆盖所有认证机构。

认证证书转出率情况见下表:

认证证书转出比例总体处于较低水平,另有部分认证机构因证书总量过小无统计意义。其中转出比例在10%以上的为特殊状态,通常是机构的分支机构独立成立新的机构进行证书转换,以及认证机构受到行政处罚后向关联机构转移客户情况,2020年共有21家机构证书转出比例超过10%。2020年证书转出总量为62054张,占证书总量4.21%(2019年为4.07%,2018年为4.16%),说明市场总体上平稳有序,协会关于证书转换备案的行业自律规范发挥了稳定市场的积极作用。

认证人员转出比例情况见下表:

2020年,280家认证机构业务运行正常没有认证人员转出,另有46家认证机构没有人员转出,主要原因是一些刚刚获得资质的认证机构尚未正式运作。全年级别以上注册审核员转出数量总计4046人,认证人员转出比例为5.32%(2019年为6.64%),较2019年数据略有下降,认证机构人员正常有序流动,处于稳定的状态。

市场监管、税务系统内企业诚信评价信息大部分为正常的正面信息,也存在个别的负面信息。2018-2020年内总计有52家机构受到行政监管处罚,处罚数量66次。在724家认证机构中2020年税务评级为A级的认证机构数量为214家。

近三年,认证机构税务评级情况见下表:

数据表明,认证机构税务评价结果呈现逐年提升趋势。信誉评价结果领先的认证机构排名见附件四。


六、品牌评价结果及分析

品牌方面设定了市场占有率、境外认证证书数量、品牌价值信息等3个评价指标,其中市场占有率数据见本报告第一部分。

认证机构发放境外认证证书数量规模情况见下表:

境外认证证书数量主要是表征认证机构“走出去”战略的实施情况,从近几年统计的数据情况看,我国认证机构在这个方面还有很大差距,境外认证证书数量不足总证书量的4%。2020年共有162家机构发放了境外证书,与上年度的机构数量基本持平,发放证书数量88458张,同比下降54%,主要是受到疫情影响,贸易不便利造成的需求下降,同时也有工业体系不断完善,国产替代率增加,低压电器、汽车元器件等进口数量减少等因素影响。从境外证书的发放地域看,和我国国际贸易、经济合作及外资投资情况高度契合,境外证书的地域分布情况见下表:

境外证书的发放量相较于2019年,整体表现为缩减态势。境外证书发放量仅占我国整体证书数量的3.2%,从境外证书的领域和类别看,主要集中在自愿性产品认证和强制性产品认证,遵循市场需求导向表征明显,一是境外企业为进入中国境内市场,依据我国国家标准实施的产品认证,低压电器设备,信息技术设备、机动车辆及安全附件、锂电池等领域,多是强制性产品认证,由销售商代为申请;二是境外企业看中中国境内完整高效工业体系和生产加工制造能力,在华投资建厂或是以制造商身份委托加工,产品再销往其他国际市场,经贸过程中为满足境外的法律法规,欧盟标准、相关认证制度所有者要求实施的产品认证,家电及类似用途电器、信息技术和通信技术设备、基础制造业装配零部件、照明设备、低压电器成套设备等领域,以自愿性产品认证为主。从获证组织情况看,境外企业在华投资建厂和委托中国企业生产加工为主,制造商和生产厂均在境外的数量仍然较少。管理体系涉及的境外证书发放量仅2889张,同比减少2张,占境外证书发放量的3.27%,集中在港澳台地区及东南亚国家。以上数据表明,境外证书发放数量与我国认证大国的地位仍不匹配,与我国目前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要求仍不适应,中国的认证制度和认证模式国外的采信程度不高。境外认证证书数量直接与认证证书的采信程度和公信力有关,我国要建设认证强国,就必须在这个方面有所作为。同时国内国际双循环新格局下,认证认可的支撑作用发挥需开拓思路,扩大采信。

品牌价值信息以单张证书的平均收入和平均纳税额为基本数据,以30年时间为基数(按认证机构登记注册的时间,30年系数设为1;不足30年的每一年递减0.01,如29年取0.99)、品牌价值=基数×市场占有率×单张证书平均纳税额×单张证书平均收入。品牌价值信息属于相对比较性数据,根据测算结果,协会给出了排名靠前的认证机构名单。

品牌评价结果领先的认证机构排名见附件五。


七、效益评价结果及分析

效益方面共设定了业务收入、单张证书平均纳税贡献额、单张证书平均收入、认证业务人均收入4个评价指标。认证业务收入的数据已经在基本情况中进行了分析(见本报告第一部分)。在单张证书平均纳税贡献额、单张证书平均收入、认证机构人均收入3个评价指标中,包含认证机构的管理体系认证收入、产品认证收入、服务认证收入,综合类机构营业收入不再包括检测收入及其他类认证项目收入。单张证书平均纳税贡献额、单张证书平均收入、认证业务人均收入较低,往往反映出认证机构品牌竞争能力相对较弱,议价空间小,通常在常规管理体系进行同质化竞争;单张证书平均纳税贡献额、单张证书平均收入、认证业务人均收入较高,往往反映出认证机构服务方式多元化,认证规则和认证技术储备高,能更加贴近市场需求,投入研发和后继收益产值高,收益渠道较多,认证机构的综合服务能力较强。同时,也直接反映一个认证机构的价格水平和营业模式。

证书数量超过500张的认证机构单张证书平均纳税贡献额的情况见下表:

近年来国家推行“营改增”等税收政策改革调整,认证机构也收获改革红利,行业整体的纳税水平同比下降。同时,认证机构认定为高新企业后,税收优惠政策也得到体现。

证书数量500张以下的认证机构,一部分是因为主营业务不是认证,单张证书折算数据偏离过大,一部分规模体量过小,营收和利税过少,未列入排名。部分新设立认证机构无此数据。该数据属于相对性对比数据,但数额过低的认证机构往往和综合服务能力不强、收入渠道单一、价格水平低直接相关。累计证书数量超过500张的认证机构共349家(2019年度为281家,增长68家)。

证书数量超过500张认证机构单张证书平均收入情况见下表:

证书数量500张以下的认证机构,一部分是因为主营业务不是认证,单张证书折算数据偏离过大,一部分规模体量过小,营收和利税过少,未列入排名。单张证书平均收入是判断认证机构状况的重要指标,单张证书平均收入高,意味着综合服务能力强、认证供给贴近市场,技术储备充足,利润率高,有更多的资金可以用于提升质量、研发创新,一般会进入一个良性循环的状态;单张证书平均收入低,则意味着综合服务能力不强,同质竞争导致利润率低,很难有资金可以用于提升质量、研发创新,经营风险增强。单张证书平均收入过低,则表征该认证机构属于恶性低价竞争的主要参与者,还可以说明其经营方式的无序和散乱。实际上,单张证书平均收入低于3000元的认证机构,一般仅靠分支机构(合作方)运作认证过程,认证机构本身仅靠收取管理费作为主要收入;认证机构不能控制认证过程的审核费(检查费)等关键费用,也就丧失了对认证过程的直接管理权。价格是极其敏感的市场因素,通过价格因素发现运作方式不正常、问题多发的认证机构,作为日常的监控重点,是可行的监管方法。

同时,超过500张证书的机构增长68家,1000-3000区间的机构增长56家,从数据的比对情况看,多数新成立机构的初审、监督、再认证综合证书折算价格基本集中在此区间。

证书数量超过500张认证机构人均贡献情况见下表:

证书数量少于500张的认证机构未列入排名,部分新设立认证机构无此数据。认证机构人均贡献是一个相对性比较指标,主要表现认证机构的劳动生产率和服务价值议价能力、综合服务能力。认证业务人均贡献高,则意味着有较高的劳动生产率、服务价值、议价能力和综合服务能力;认证业务人均贡献低,则意味着有较低的劳动生产率、服务价值、议价能力,综合服务能力欠缺,认证业务人均贡献低于10万元的认证机构,实际上处于经营不正常状态。同时数据分析发现,人均贡献受机构专、兼职的人员比例和使用频次影响较大,过多的运用兼职人员不利于队伍稳定和能力提升以及认证一致性的保持,同时也拉低了认证业务人均收入水平。从实际数据看,行业整体状况是“两头小、中间大”,说明大部分认证机构处于较好的水平。实际上,一些总体收入较低的认证机构对成本更加敏感,减少人力成本是提升劳动生产率的重要方法。同时,近年来认证机构增长速度较快,对应机构的专职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人均贡献水平也分布在在较低水平。

效益评价结果领先的认证机构排名见附件六。

八、基本结论和发展建议

2020年,经过抗疫斗争的考验,说明认证机构已经成为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一支重要的专业技术力量,我国也已经形成了一批有规模、有影响、有技术实力的认证机构。疫情爆发以来,全球经济发展进入了深刻调整时期,单边主义盛行,全球正常贸易阻力增加,人员技术交流困难重重,也给认证机构的发展带来了新的考验。

(一)认证机构必须加速转型,提升自身服务于“国内国际双循环”新发展模式的能力。首先要立足于服务国内大循环,在国内大循环中拓展发展空间;进而努力服务国际大循环,由服务欧美等局部市场向服务真正的全球市场转变,扩大中国认证的影响力。

(二)提高风险意识,尤其要防止因为国际经济秩序不确定带来的风险。研判分析非正常贸易因素给正常业务带来的风险、影响、冲击,及早因应,采取必要的预防、规避、减损策略。

(三)加速认证供给侧改革,围绕国内大循环,服务大市场,做深做细认证服务。围绕“十四五”规划的重大战略部署,向社会提供产品认证、服务认证、过程认证、人员认证、管理体系认证并举的多元化认证服务。

(四)以市场需求为导向,持续提高认证质量,提升认证公信力。认证要真正实现消费驱动、市场驱动、采信驱动,要形成社会广泛知晓、消费者普遍接受、经济主体自愿采信的工作局面。

(五)加速改革,开发适应市场和消费需求的认证制度。通过建立认证制度所有者工作机制,把社会蕴藏的认证技术开发、认证需求挖掘、认证市场推动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使真正具备专业背景、专业特长、专业能力的社会组织进入认证工作队伍,丰富认证供给,更加贴近市场消费需求,更好服务社会经济发展。

(六)以专业能力提升认证价值。目前认证供给同质化现象严重,尤其是在管理体系认证领域,市场增长,边际效益下降,认证行业增长不增收,认证人员收入徘徊不前,影响发展后劲。必须通过专业服务破解发展难题,通过提供更加专业的认证供给,提升认证价值,增强市场信心。

广大认证机构要自律自觉,积极履行认证工作向社会经济发展传递信任的使命职责,推动认证工作再上新台阶。


附件1


质量评价结果

(一)抽查不合格

以国家认监委“双随机、一公开”监督检查数据为准。在随机抽取的40家认证机构中,通过抽取认证档案和现场检查获证组织,对发现的问题采取了相应的处理措施。为提示行业内所有认证机构时刻坚持规范运作、诚实守信,扎实提升认证质量,并引以为戒,将触及行业抽查不合格负面警示指标的部分认证机构名单公示如下:

(二)注册认证人员充分率

以后台大数据为准,认证证书数量少于500张,注册认证人员少于100人,运行不满3年的机构不参加排名。724家认证机构参与排序,行业平均水平为认证人员数/认证证书数为0.0275。排名前30位的认证机构名单如下:

(三)专职认证人员充分率

以后台大数据为准,认证证书数量少于500张,运行不满3年的机构不参加排名。724家认证机构参与排序,行业平均水平为专职人员数/认证证书数为0.0116。排名前30位的认证机构名单如下:

(四)良好认证审核案例入围数

以后台大数据为准,5年累计数据作为计算依据,行业最优水平为入围81个良好认证案例(包括认证技术交流研讨项目、质量管理升级版交流研讨项目、产品认证技术交流研讨项目)入围,排名前33位(4家并列30名)的认证机构名单如下:

3项正向质量指标排名均进入前30名,且不在负面警示指标名单的认证机构有:

2项正向质量指标排名均进入前30名,且不在负面警示指标名单的认证机构有:


附件2


创新评价结果

(一)业务种类

以后台大数据为准,证书数量500张以上,行业最优水平为39种,排名前30位的认证机构名单如下:

(二)参与政府部门和认证行业及相关管理部门的项目数

仅取得当年参加评价工作的认证机构数据和前期参加评价工作的认证机构数据,以认证机构报告、协会核实的数据为准。行业最优水平为51项,排名前32位(3家并列30)的认证机构名单如下:

(三)主持/参与编制的国标、团标数

调取后台大数据和前期参加评价工作的认证机构数据,以认证机构报告、协会核实的数据为准。行业最优水平为80项,排名前30位的认证机构名单如下:

(四)专利授权数

以后台大数据为准,证书数量500张以上,以专利和软件著作权合计,行业最优水平为1244件,排名前31位(2家并列30)的认证机构名单如下:

(五)核心期刊发表论文数

仅取得参加评价工作的认证机构数据,以认证机构报告、协会核实的数据为准。行业最优水平为136篇,排名前30位的认证机构名单如下:

(六)认证规则备案数

以后台大数据为准,证书数量500张以上,行业最优水平为1115种,排名前30位的认证机构名单如下:

创新5项指标(业务种类、认证规则备案数合并处理)排名均进入前30名的认证机构有:

创新4项指标(业务种类、认证规则备案数合并处理)排名均进入前30名的认证机构有:


附件3


社会责任评价结果

(一)公益项目数

仅取得参加评价工作的认证机构数据,以认证机构报告、协会核实的数据为准。行业最优水平为293项,排名前30位的认证机构名单如下:

(二)公益项目投入的人均数额

仅取得参加评价工作的认证机构数据,以认证机构报告、协会核实的数据为准。排名前30位的认证机构名单如下:

社会责任2项指标均排名在前30位的认证机构名单如下:


附件4


信誉评价结果

(一)认证证书转出比例

以后台大数据为准,724家机构证书数量500张以上,成立满三年,适用于认证证书转换机构规则的行业最低水平为0,最高水平为转出比例高达41.12%,主要是受机构撤销和“双随机、一公开”查处影响。前30名排名如下表,这些认证机构总体上代表企业忠诚度高(转出比例低的排名靠前):

(二)注册认证人员转出比例

以后台大数据为准,724家机构证书数量500张以上,成立满三年,适用于注册认证人员转换机构规则的行业最低水平为0,最高水平为69.23%。前30名排名如下表,这些认证机构总体上代表注册认证人员忠诚度高(转出比例低的排名靠前):

(三)诚信信息

以后台大数据为准,724家机构证书数量500张以上,3年内未有行政处罚、认可处罚,税收连续3年A级,无负面消息。前30名认证机构的排名情况如下表:

另有4家机构在前两项指标top30出现,因为在数据产生的年度仍为事业单位,没有税收评级。具体机构为:

信誉部分3项指标排名均在前30位的认证机构名单如下:

信誉部分2项指标排名均在前30位的认证机构名单如下:

附件5


品牌评价结果

(一)市场占有率

以后台大数据为准,包括管理体系认证、自愿性产品认证、强制性产品认证、服务认证、食品农产品认证,行业最好水平是666796张证书,总证书量前30名认证机构的排名情况如下表:

管理体系认证领域,行业最好水平是71581张,前30名认证机构的排名情况如下表:

(二)境外证书数量

以后台大数据为准,行业最好水平为37106张,境外证书数量排名前30位的认证机构名单如下表:

(三)品牌价值信息

以后台大数据为准,按照596家认证机构中,证书数量超过500张,年业务收入超过6000万进行排名,前30位的认证机构名单如下:

品牌3项(其中市场占有率指标合并处理)指标排名均在前30位的认证机构名单如下:

品牌2项指标排名均在前30位的认证机构名单如下:

附件6


效益评价指标

(一)认证业务收入

以后台大数据为准,证书总量500张以下不参加排名,排名前30位的认证机构名单如下:

(二)单张证书纳税贡献率

以后台大数据为准,证书总量500张以下不参加排名,排名前30位的认证机构名单如下:

(三)单张证书收入贡献

以后台大数据为准,证书总量500张以下不参加排名,排名前30位的认证机构名单如下:

(四)业务人均贡献

以后台大数据为准,排名前30位的认证机构名单如下:

效益4项指标排名均在前30位的认证机构名单如下:

效益3项指标排名在前30位的认证机构名单如下:


来源:中国认证认可协会


返回

照明检测
540608726

燃料电池检测
514116040

太阳能电池检测
909705454

生物质检测
799816364

服务时间:
9:00-18:00(工作日)